<track id="6pj7w"></track>
<ol id="6pj7w"><output id="6pj7w"></output></ol>

    1. <optgroup id="6pj7w"><em id="6pj7w"><del id="6pj7w"></del></em></optgroup><track id="6pj7w"><em id="6pj7w"></em></track>
      <ol id="6pj7w"></ol>

      姚明:男籃慘敗是在還債 改革聯賽外援首當其沖

      發布時間:2012年08月13日 08:27 | 進入體育論壇 | 來源:新聞晨報

      channelId 1 1 1

      姚明:男籃慘敗是在還債 改革聯賽外援首當其沖

      發布時間:2012年08月13日 08:27 | 進入體育論壇 | 來源:新聞晨報

            

          0勝5負、場均凈負25.2分,在全部12支參賽隊中排名最末,這是自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上7連敗之后,20年來中國男籃最灰暗的奧運成績。

          這也是自2000年代表球隊征戰奧運會以來,姚明首次見到中國男籃如此狼狽盡管這一次,他已經脫下戰袍,一襲西裝在電視轉播席上正襟危坐。

          這何嘗不是一種煎熬,即便此刻已身在南非,但姚明依然對此次倫敦之行“耿耿于懷”。在接受晨報記者的獨家專訪時,姚明說,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。被世界甩開了差距的中國男籃,眼下已經走到了十字路口,如果不能痛定思痛作出正確的抉擇,那么今后的道路勢必會有更多的荊棘。

          男籃奧運慘敗不是隊員的問題 債都是以前欠下的

          晨報:如何看待中國男籃在這屆奧運會上的表現?英國廣播公司BBC的電視評論員認為,這支中國隊和1996年那批人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。

          姚明:打成這樣不是這撥隊員的問題,也不是一兩個教練可以改變得了的,債都是以前欠下的!

          國家隊打成現在這個地步,有關部門應該認真考慮一下,今后我們的道路該怎么走。就像之前我說過的,表面上大家看到的是兩個國家隊之間的競爭,但實際上是兩者背后的培養體制和機制之間在競爭。

          在美國,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再到職業隊,有著非常發達的聯賽和人才培養機制,而且這當中每一個階段都有多條分支聯賽,十分齊全。我們輸給巴西那么多分,別看人家本國聯賽不行,但他們最優秀的隊員都在國外效力。又好比立陶宛,一個只有300萬人口的國家,他們沒什么特別有影響力的職業聯賽,但他們大量的球員在NBA或者歐洲頂級俱樂部效力。這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模式:美國人有一套非常完善的培訓體系,而巴西和立陶宛則是借雞生蛋。不同的方式但最終都獲得了成功。

          不得不說,我們現在的聯賽依然非常非常半職業,依然依托于舉國體制。不可否認,在某些項目上,舉國體制是具有巨大的扶持作用的,沒有舉國體制,也許這些項目別說奪金牌了,能否繼續開展下去都會成為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但每個運動的發展規律與方向都是不同的,高粱是糧食,水稻也是糧食,可它們的種植方式一樣嗎?!籃球是體育,體操也是體育,能一概而論嗎?!

          “壯士一去兮不復還”

          晨報:很顯然,中國籃球又到了反省的時候了。 35歲的王治郅到了告別國家隊的年齡,32歲的劉煒、甚至報名年齡29歲的朱芳雨和王仕鵬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代表國家隊征戰奧運,這幾乎就是中國隊的半壁江山。現在國家隊到了被迫換血的被動境地,我是否能夠理解為,在過去的這個奧運周期里,有些人的目光不夠長遠?

          姚明:我覺得你應該跳出奧運周期這個概念。一個奧運周期只有4年,如果只瞄著奧運會,那我們的債會越欠越多。

          現在國家隊所面臨的是兩方面的壓力。一是國家隊的成績,現在說的是奧運會,但每兩屆奧運會之間還有一屆世錦賽,這個周期就從4年變成了2年,而每兩屆世界大賽之間還有一個取得參賽資格的亞錦賽,這樣周期又從2年變成了每年都有比賽任務,一旦亞洲比賽沒能打到規定的名次,就意味著中國男籃將失去與世界兩年一次的交流機會。

          二是我們現在聯賽中外援占據著大量的主導權,如果聯賽不能為國家隊鍛煉隊員和輸送苗子,那么國家隊就會面臨人才枯竭。反過來,如果一味保證國家隊的集訓和比賽,那么這批人長期處于訓練和比賽的疲勞中,無法得到充足的休息和學習的時間,又會折射到聯賽中。

          如何去平衡發展,這是一個很有講究的課題。說實話,現在我們的聯賽處于一個不太健康的發展方式,球員得不到一個正常的成長環境和周期,造成這個阻礙的是外援對聯賽主導權的霸占。

          對英國那場比賽,是王治郅在國家隊的最后一場球了,當時我一下子就想到了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還”的名句。荊軻刺秦王雖然失敗了,但他留給我們的是千古傳唱的英雄故事。

          大郅從1996年、甚至更早的時候就開始為中國隊效力了,他所代表的這些老將們為了中國籃球的發展拼盡了全力,希望后來者能夠前赴后繼。我們不僅僅需要更多的易建聯,更需要全面提高聯賽水平,需要更多的人站出來為中國籃球的發展作出貢獻,為中國籃球贏得未來。

          我想說的是,如果我們單純瞄著奧運周期的話,那顯然只能追求短期內的成績,運動員的培養周期完全會被這個奧運周期給限制死。隨著每年國家隊都有任務和成績上的要求,年輕人的成長時間完全被消耗了。我們的青少年培訓體系必須跳出所謂的奧運周期、全運會周期,更遵循籃球運動本身的規律。

          從某種程度上,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做一個取舍了。中國籃球按照目前的這個方向前進,路只會越走越窄。我們現在和世界籃壇只有兩年一次的學習機會,還沒等消化和進步,就發現又被人甩開了更大一截的差距。

          再看看別人,很多國家的年輕球員每年至少會有五六場甚至十幾場的高級別比賽,兩三年下來,這個反差會有多大可想而知。

      32項
      • 5+奧運下午茶 奧運日記 奧運風云會 全景風云會 倫敦行動 張斌話規則
      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啪,亚洲成人网视频,看小黄片,琪琪布网站